2018-17期马报挂牌

尴尬!4个月连换2位实控人 中天能源负债90亿走到

添加时间:2019-11-20

  8月8日晚,中天能源(600856.SH)发布公告,宣布公司于今天(8月9日)停牌一天。下一个交易日即8月12日起复牌并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中天”

  ST的降临,让一年多以来挣扎于债务危机中的中天能源嗅到了浓重的危险气息。

  据公告显示,中天能源被ST的理由是,公司此前涉及的违规担保事项系公司原实控人、原董事长、原法人在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同意的情况下越权签署的,该行为违反相关规定。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申请以上担保无效,但能否获得法院支持尚具有不确定性。

  就在一个月前,7月10日,中天能源发布公告称公司存在关联方提供担保事宜,担保事项未经公司内部决策程序、未履行信披义务,涉及担保金额近7亿元。这份公告显示,“大股东承诺在未来一个月内解除上市公司的担保责任,消除对上市公司的影响。”

  事实上,上述违规担保只是中天能源近期曝出的几项。2018年以来,中天能源已经因为各种对外担保的连带责任被卷入多起诉讼,境况颇有些尴尬。

  2018年1月19日,北京皓阳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皓阳”)与中天资产签订《借款合同》,约定北京皓阳向中天资产出借2亿元,借款期限12个月,借款利率年化8%。当天北京皓阳还与中天能源、邓天洲、黄博等人分别签订《保证合同》,后者自愿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邓天洲、黄博为中天能源时任实控人。

  但是,就在北京皓阳按合同约定履行了全部出借义务后,中天资产并未如约支付借款利息。直到一年后中天能源、邓天洲、黄博等人被北京皓阳一纸起诉状告上法庭,事情才公之于众。

  另外,相关公告显示2017年8月24日,中天资产与平安信托签订了贷款合同,平安信托为其提供3.5亿元借款,中天能源时任实控人邓天洲、黄博提供连带担保。但此后因流动性危机,中天资产无法按期归还借款。经双方协商,中天资产和平安信托于2018年9月24日签署展期协议,展期时间12个月,中天能源控股子公司江苏泓海出具《承诺函》,为本次展期贷款追加担保。

  但中天能源表示,江苏泓海出具的《承诺函》未经公司内部决策程序,属于违规担保。

  此外,中天能源还为中天资产、黄博的另一笔4000万元借款提供了担保事项。合同到期后债权人多次催要仍未还本付息,公司因此被债权人起诉。

  而根据近期公布的两份《民事判决书》显示,中天能源控股子公司青岛中天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青岛中天”)拖欠股权转让款事宜涉及诉讼金额达18.48亿元,中天能源承诺共同支付,但因未履行承诺被提起诉讼。www.94173.com

  但即便如此,中天能源在担保之路上仍“一往无前”,继续为其子公司提供担保。今年6月26日,中天能源又为子公司青岛中天的2.8亿元借款提供担保,合计为青岛中天提供担保余额已超17亿元。而由于涉讼不断,自去年9月起,中天能源发布的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前实控人邓天洲和黄博等所持股份被冻结及轮候冻结相关公告已多达16次。

  为了及早脱身,中天能源前实控人邓天洲、黄博这两位老搭档开始了寻找“白马骑士”的“折腾”之旅。

  一年多来,出现在中天能源门外的“白马骑士”不少,其中登堂入室签订协议的就有四家之多。

  2018 年6月1日,中天能源发布公告称,正在与新兴际华(北京)应急救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兴际华”)进行全方位战略合作,可能涉及控制权变更。但仅仅十几天之后,此次合作便宣布失败。

  2018年6月14日,中天能源发布公告称,未与新兴际华就战略合作达成一致,故决定终止。

  2018年9月19日,中天能源宣布,公司实控人邓天洲、黄博已与湘投控股签署《股权收买及融资协作意向协议书》。如转让最终完成,中天能源实控人将变更为湖南省国资委。而这一协议签订时,邓、黄两位实控人所持有的全部股权已然被司法冻结。

  不难猜测,在原实控人股份被悉数冻结的情况下,湘投控股这位“白马骑士”想要接盘难度不小。最终,此次合作不了了之。

  3月6日晚,中天能源发布公告,称接到公司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及实际控制人邓天洲通知,中天资产、邓天洲与铜陵国厚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中天资产、邓天洲将其持有的中天能源股份对应的全部表决权委托给铜陵国厚行使,而国厚天源则是铜陵国厚控股股东。

  当时双方约定,由国厚天源主导按照市场化方式通过自有资金、募集资金、清洁能源产业基金、救助基金等形式出资或募资30亿元(暂定),为中天能源的石油天然气全产业链业务提供流动性支持。同时,国厚资产将对公司进行全方面的债务危机处置咨询顾问服务。

  此时,中天能源实控人也跟着易主,由邓天洲、黄博变更为铜陵国厚。但仅仅过了4个月,铜陵国厚便将这个“烫手山芋”拱手让出。

  7月12日,中天能源发布公告称,中天资产、邓天洲分别与铜陵国厚签署了《关于之解除协议》。送走“前任”当天,中天能源便与森宇化工开启了新一轮“恋情”,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中天能源实控人再次变更,森宇化工成为“新主人”。

  根据相关协议,为解决中天能源的债务危机,森宇化工将向公司提供总额不超过1.5亿元的借款,借款期限6个月,资金占用费年化费率8%。

  看来,森宇化工这位“白马骑士”并不会白白帮忙。而在小债看来,1.5亿元的借款对中天能源高达数十亿的债务来说,实在有些杯水车薪。

  公开信息显示,中天能源为中国综合性油气供应、运营商,主营业务国外油气开采、海外油气资源进口、国内油气加工、终端分销及天然气储运设备制造销售。

  2015年,这家主营天然气生产和销售的公司“借壳”长百集团登陆A股。2015年-2017年期间,中天能源的业绩增长很快,2017年其扣非净利润超过5亿元,一时风光无限。但进入2018年后,公司连续大手笔的并购开始让自己陷入资金危机。

  2018年年报显示,中天能源营收34.3亿元,同比下降47.24%,归母净利润巨亏8.01亿元。而业绩骤降的同时,债务问题才是公司的心腹大患。

  据2019年3月8日的一份公告显示,截至当时中天能源债务总额为66.20亿元,其中逾期5.55亿元。

  但据4月底公布的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3月底中天能源负债合计金额为90.56亿元。从3月初到3月底,一个月不到,公司债务就增加了24亿元?中天能源到底欠了多少钱,显得疑云重重。

  而相比原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原实际控制人邓天洲、黄博,上市公司的逾期债务有些“小巫见大巫”。据7月30日公司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自曝,截至当时,中天资产及邓天洲、黄博的债务总规模为33.9亿元,其中股票质押类债务金额为15.1 亿元,过桥类债务金额为6.7 亿元,其他类债务金额为12.1 亿元,且以上债务均已逾期。

  近34亿元债务逾期!难怪两位前实控人四处寻找“白马骑士”,小债都替他们发愁。但是,此次接盘的森宇化工到底实力如何呢?

  公开信息显示,森宇化工背后为成立于1985年的森田集团,该集团涉足能源化工、投资、国贸、电影、安防等多个领域,其实控人为薛东萍与郭思颖母女。据斑马消费报道,2016年-2018年,森田集团资产规模飙涨,从2.92亿元增至543.45亿元;同期营业收入从6869万元增至187.66亿元,增速惊人。

  中天能源表示,森宇化工及其实际控制人受托管理公司是基于上市公司的长远战略价值和自身的产业投资需求。但鉴于此前“走马灯”一样的“白马骑士”们,森宇化工能救得了中天能源吗?欢迎在下方留言说出你的观点。

  华泰证券VIP专属佣金开户,送level2享6.08%高息固定收益理财!www.41222b.com独特推进南南配合保护以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香港特马网站| 百合图库| 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 www.000666b.com| 一品居高手论坛| 香港白小姐免费资料| 本港台现场直播| www.82425.com| 怡情单双论坛| www.955755.com| 118图库开奖结果现场|